言情小說

關於部落格
言情小說
  • 3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交通,我們這樣想:周末去西湖,輕軌+地鐵

  古民居承載著中國鄉土文化的歷史記憶,可今天散落鄉間的民居,大多人去樓空,破敗不堪。   百年老樓,風中飄搖。政府和民間一直在行動,各種探索沒有停過。   錢江晚報記者瞭解到,把散落在各地的民居,匯聚到一起實行異地保護,是目前流行的“搶救性”保護舉措。   古子城的“鑲牙式保護”   古子城,是金華古建築保護的標桿,採取的就是異地保護模式。   2008年,金華市政府對有1700多年曆史的古子城進行保護開發。在對侍王府等歷史遺存進行修繕的基礎上,一些原地難以保護的傳統民居,如浙派、婺派代表性古建築,異地搬遷至古子城集中保護。這個做法,被形象地稱作“鑲牙式保護”。   在這個過程中,金華市政府提出了“以租代養”模式,發動有經濟實力又對歷史建築感興趣的民間人士認養古建築。   有就地保護條件的,就地認養;不具備就地保護條件的,由政府提供地塊,異地遷建。認養保護人將對古建築擁有最多不超過30年的無償使用權,但房屋產權歸國家所有。古建築的遷建、維護費用都由認養人“埋單”。   據當年負責人回憶,當時認養報名比較火爆,第一期3幢遷入後,第二期就有20多人報名。   不可否認,古子城推出的認養模式,搶救了一批即將消逝的古建築。近日,錢江晚報記者對第一批遷入古子城的“滿堂書苑”進行回訪。   飄萍路上這座雍正年間的徽派古民居,占地600多平方米,2009年遷至古子城後,成了已故書法家劉去非的作品展館。   書苑負責人陳克勤說,當時這座老房子無人居住,破敗不堪,堆放棺材、農具,非常可惜。劉去非的家人認養後移到古子城,花費了一百多萬元。   “這些年,農村也在大拆大建,古宅留在原地保護已經不可能。如果不是遷到這裡,肯定已經沒了。”在陳克勤看來,古子城給了老宅一個重生的機會。   克隆民居苑   提到異地保護,位於浙江龍游的雞鳴山民居苑,是做得最早也是眾人眼中比較成功的範例。   上世紀八十年代,龍游縣選擇當地有一定代表性、原生態環境遭破壞、文物價值較高的古建築,搬遷恢復到雞鳴山,實施異地保護。二十餘年來,雞鳴山民居苑裡完成搬遷復建的古建築達40多幢,占地面積300畝。   走進“龍游民居苑”,仿佛走進歷史隧道——白牆黛瓦的明清書院民居,與散佈其間的街巷、池塘、戲臺輝映,已成為當地一個頗具人文內涵的旅游景點。   “龍游民居苑”模式推出以後,各地都掀起了古建築異地保護的熱潮。   2009年,義烏在佛堂拿出300畝土地,允許經審核報批的各地古建築遷入。   “政府搭台把好關,民間力量出錢出力。作為回報,允許他們擁有房子的50年使用權。”佛堂古鎮保護開發利用領導小組指揮部負責人告訴錢江晚報記者,目前古鎮里已經有33座全國各地的特色古民居遷入。   他們的目標是將佛堂古民居苑打造成中國最大的古民居展示基地、中國古建築的展覽館。   東陽橫店影視城、武義溫泉度假村、三江口一帶,也聚集了一批從各地搬遷來的明清古建築群。   企業家的另類收藏   除了政府搭台主導的古建築異地遷移,一些熱愛收藏、具備一定經濟實力的企業家也看到了古民居保護開發背後的巨大潛力,同時帶動了古建築保護。   在武義縣塔山公園、三江口一帶,林立的明清古建築,大多是一些企業家花巨資從全國各地搬遷過來的。   江西鄱陽湖畔的馮氏故居、東陽南馬的許氏家祠、婺城區湯溪鎮的胡氏宗祠門樓、江西樂平鄉下的古戲臺……2003年左右,武義滬江集團董事長楊捍東涉足古建築“收藏”,投資數千萬元,營建“悅園”,用來安置從外省購買來的古建築。經過多年營建,形成了山水湖相映,樓亭閣相連的明清江南園林風格。   芳華園園主王卿芳則擁有“芳華古建築博物園”。占地4.8公頃,一幢幢古建築依山修建,有花廳、戲臺、城樓、民居、四合院,還有店鋪、街道,以及按村落園林構思的亭、軒、舫、水榭、游廊、巷弄等。   而在武義溫泉度假村北側,武義宏馬銅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應宏標投資1.2億元,營造了一座名為“璟園”的古民居博物館,安置著他收藏的明清時期浙江、安徽、江西、福建的古建築70棟,明、清時期的各式古牌匾、花床、精品雕花牛腿等雜件3000餘件。   各方反思   異地遷建保住了古宅   能否煥發生機還是個問號   異地保護模式在各地紛紛複製,質疑聲也隨之而來。即便公認比較成功的龍游民居苑,也不得不承認異地保護存在“短板”。   龍游縣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風景旅游管理局副局長鐘金柱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龍游民居苑只是特例,我們更堅持原地保護,那是最好的保護,遷建只是輔助手段。”   在浙江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國燦看來,把古建築遷移到一起,留下的只是古建築的形態,成了“建築木乃伊”。   “異地遷建,不能只是把一座座孤立的房子移過來,放到一起就行了,必須要構建一個環境,讓他們充滿活力,否則就是死的。房子是有靈氣的,包括周邊的自然環境、歷史文化環境,不能割裂開來。”   他認為,龍游儘管算是異地保護的佼佼者,也不盡完美,更何況許多地方照貓畫虎只能效仿一半。   在金華研究古建築的專家看來,古子城也存在同樣的問題。“許多古建築遷入,是拼湊式的重建。窗是老的,門卻是新的,達不到保護古建築的要求,只能說保護的是古建築的部分構件。”金職院古建築研究者胡波說。   其次,在古建築的規劃利用上。陳克勤坦言,當年政府規劃中,遷入的古建築主要做和文化旅游相關的開發,目前來看並沒有實現,不少轉型做起了餐飲、娛樂。幾年下來,經營什麼的都有。   在業內人士看來,古子城的開發,缺乏明確的定位和思路。   而對於企業家對文物保護的熱情和積極性,在許多專家看來,非常值得鼓勵,也確實對文物保護做出了貢獻。   但陳國燦認為,民間收藏者往往缺乏文物專業知識,藏品魚龍混雜,使得文物收藏價值打了折扣。另外,在古建築的保護與開發上,也很難形成一個明確的可行方案。   他們還要面臨土地、政策問題。金華一位文物愛好者透露,金華某縣一位企業家在當地買了一座廠房,花巨資從全國各地收購古民居搬遷至此,規模非常大。最開始還被當地作為典型進行宣傳。不過,後面卻因為涉及到改變用地性質問題,這批遷建來的古建築成了違法建築,處境尷尬。   搖搖欲墜的古宅就像一個病人,異地遷建保住了它的命,但能否重新煥發生機,還要打個問號。   本報記者 朱浙萍 特約記者 何賢君/文   本報記者 陶玉其 特約記者 葛躍進/攝   (原標題:異地遷建:新生還是“建築木乃伊”)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